世界女性科技群落(二):种姓制度与数字微光下的生长录

来源:品途发布:12-06 14:53阅读:216原文链接
摘要:在女性科技寻访之旅的第一站,我们去了人类的摇篮——非洲,见识了非洲女性的双面人生,看到了在这个贫瘠大地上,孕育出的繁茂数字之花。

这一站,我们选择来到印度,这个宗教文化神秘莫测又深度嵌入生活、生产方方面面的神奇国度。印度的神奇在于可以将极端的不平等都接纳其中——种姓制度对于社会无尽的割裂,多宗教、多文化背景下的贫穷、资源不平等。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孕育出的人才,在科技之光的硅谷中又越来越受欢迎。在硅谷,印裔的工程师超过30%,硅谷高科技企业中7%的CEO是印裔,包括谷歌、微软等科技巨头。

在这些不均衡发展的背后,当我们谈论印度数字科技与互联网时,脑海中首先形成画像的是印度的男性,女性的形象自动的神隐了。神隐的女性去哪里了?这个古老的国度在数字化浪潮中开启中做了哪些?印度科技女性的成长与处境又有什么变化?这一站我们勘测下印度的数字文明与传统文化的碰撞,看看恒河水浇灌下的印度女性科技会开出什么花朵。


科技浪潮中莹莹微光在闪烁

谈起印度,我们大脑中最先出现的画面是印度风格热情洋溢的舞蹈,宗教内涵丰富的各种神像,在恒河水中洗涤罪恶的虔诚教徒,以及阶级分明的种姓制度。

印度的种姓制度起源于印度教,已经绵延生存了三千多年的历史,印度教也是占据印度人口总数最多的宗教,占比约百分之八十。每个信教的公民出生后,都会因为血缘被烙上最为严格的种族标签,这个标签也是伴随印度人终身的身份象征。

印度人根据种姓不同分为四个阶层,底层的人们社会地位和所享受的资源都远不如高级别的人。在印度的传统文化中,女性是被贬低、被践踏、被蹂躏的存在。大多数的权利,女性从来就不具备,如果生在贫困家庭,基本上进入了生存的地狱模式。

根深蒂固的宗教文化与种姓制度,深入印度人的骨髓与血液,是信条,也是禁锢阶层流动的高山。这也奠定了这个国度女性复杂而又困难的生存与发展局面。

2015年,印度总理莫迪提出要将整个印度带入互联网世界,“数字印度”则是莫迪政府提出的future campaign,旨在运用数字化技术赋能经济生产的方方面面,比如教育数字化、购物数字化、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提升印度国民的“数字素养”等。

得益于国家战略层面的引导与支持,在孟买、新德里等印度一线城市,智能手机、互联网的普及度很高,用户的成熟度也高。但这些用户不能代表全体印度人民。印度的数字基础设施存在明显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性别差异等。

截至2019年,印度农村人口占比66%,农村地区互联网密度为25.3%;城市人口占比为34%,互联网密度为97.9%。根据BBC的报道,在一些欠发达的农村地区,女性甚至被限制接触移动互联网设备。GSMA2019年的一项报告指出,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中仅有16%为女性。从整体来看,印度数字化推进中的性别不平等非常明显。

在互联网上能找到的使用智能手机的印度女性,这些人群基本上以高种姓以及家庭优渥的城市女性为主,女性整体使用数字技术的机会与占比都比男性要低很多。

政策倡导敌不过社会现实,宗教与种姓制度的割裂,使得“数字印度”的目标——普惠所有印度公民,成为矛盾割据中被撕扯下遮羞布,让在阴暗角落里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一一呈现:在一些欠发达地区,即使拥有互联网设施,贫民和女性也无法接触到互联网,甚至不被允许接触。

打开谷歌搜索,网络上关于印度女性的负面报道背后都是一个个生存艰难的现实。据研究机构数据,印度职业女性所占比重较低,仅为10%。在数字化浪潮的推动下,也有许多女性正面迎击现实,开始从家庭走向职场,企业在政策和劳动力市场的双重推动下也开始雇佣女性。

尽管生存的环境如此恶劣,印度女性在参与现代化工作与拥抱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方面也开始积极参与,将技术作为改变现实的主要工具之一。


在社会规训与政策推进的缝隙间前进

印度女性如何使用数字技术与政策,参与科技创业创新?

1.科技政策先行,存留科技之光的火种。印度政府于2002—2003年度推出“女科学家计划”(Women Scientists Scheme,WOS),并一直开展至今。女科学家计划为印度的科技女性提供了作为基层科学家的工作机会,并最终为她们获得在科技领域的永久职位开辟了新的途径。

这个方案在印度为科技女性的留存发挥了关键作用,不仅防止了女性科技人才的流失,而且还为她们提供培训和留职的机会。印度十一五计划期间,共有733位女性成功获得WOS的资助。印度科技部2015—2016年的最新数据显示,在WOS-A这一奖项的帮助下,约有40%的女性科学家获得了博士学位。平均来看,这些项目所获得的成果使得女性科技人才已经累计在各大期刊杂志上发表了500多篇论文。同时,在此期间这些项目中30%的获奖者得到了稳定的职位并重新开始了他们的科技生涯。

在创业创新方面,WOS方案也为自主创业的女科学家们提供相关的培训课程,帮助她们创业。印度创投数据库Xeler8曾发布研究报告指出,2016年印度共成立初创公司670家,其中有3%是由女性创建的。创业者们也越来越关注女性群体需求,如以女性为目标用户群的初创媒体POPxo;女性时尚平台Wooplr;关心女性“大姨妈”,印度“美柚”Maya;女性健康服务平台Celes Care等。

2.真金白银,提升创业的可能。在不断地发声和开始崛起的消费力中,政府意识到女性力量的重要性,中央政府推行的“创业印度”和“印度崛起”计划中,还专门为女性创业者提供100万至1000万卢比的低息贷款。印度卡纳塔克邦IT部部长建立140万美元基金,推动女性创业。印度中小企业部推出了专为女性企业家提供跟贸易相关的培训和咨询计划。

印度政府开始构建与推出有关科技女性的保护与支持政策,在基础设施土壤的奠定下,印度科技女性开始了蝶变,印度女性们在用自己的力量帮助社会变得更好。

在金融领域,毕业于斯坦福的Riddhi Mittal回到家乡创立了Finomena,因为看到了印度年轻人的创业借贷难的问题,旨在利用大数据、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方法来解决年轻人的信贷问题。Riddhi Mittal放弃硅谷优越的工作机会为更多的年轻人打开了第一笔启动资金的可能性。

(Flyrobe APP界面)

在生活服务领域,零售与电商成为女性创业者投身其中的重要阵地。配饰、服装及电子产品是最受印度人欢迎的三种网购产品,而配饰、服装都是女性的强项所在。Shreya Mishra,是印度时装租赁平台Flyrobe的联合创始人。Flyrobe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开拓二手品牌、设计师品牌及服装租赁市场,现在已经成为印度市场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之一。在Flyrobe平台上,用户可租用高档服装和配饰,并由设计师给出穿搭建议。公司在2016年8月31日完成由IDG领投的530万美元A轮融资。

Shikha Ahluwalia是时尚零售平台Stalkbuylove的创始人之一。2016年12月9日,Stalkbuylove宣布获得600万美元A轮融资。在印度电商Flipkart平台上拥有时尚电商品牌Myntra和Jabong(共占据70%份额)的情况下,Stalkbuylove仍然打开了一片市场,在这些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也分得了一杯羹。

在医疗与科学领域,也有女性创业者的参与,并且这些耀眼的印度女性创业者成功入选为福布斯名人榜。她们致力于通过科学与技术改善印度人民目前的就医环境、生存环境、数字素养等。印度知名女企业家、家庭医疗服务提供商Portea的联合创始人米娜(Meena Ganesh)表示:“虽然印度的工程类院校性别不平衡现象有所改善,但是创业仍然是一个令大多数女性望而却步的领域。在金融和科技领域,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女性参与进来。如果不这样的话,那些投资者则会认为,女性在这些行业缺乏知识和能力。最终会导致印度女性在金融和科技行业丧失话语权。”

印度女性科技工作者在创造社会价值的同时,也运用自身的影响力不断发声,为女性创造更多价值传播的空间。这些女性成为打破桎梏与构建新生的楷模,不断影响着更多女性积极投入科技领域。在自身限制的约束下,找到另一片生存的缝隙,让更多的光照射到女性群体身上。

在经济、文化、社会习俗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印度“数字鸿沟”短时间内难以填平,但女性的力量开始在腐朽的印度糟粕文化中崭露头角,开始润物细无声。


挑战、障碍与多面人生

对于女性最不友好,并且是女性安全威胁最严重的前排国家,印度女性在接触并应用数字技术的过程中,也面临重重考验。

与大多数国家女性面临的情境相似,印度女性也需要面临婚姻与生育的剥削。无论是否参与工作,女性被教导以及被约束,需要在婚后承担所有生育、家务等任务,难以获得自由行动、经济收入、继续教育等机会。一旦做出与社会习俗相反的逾越行为,比如在家暴后选择逃离、离婚等,不仅仅个人会被周围世俗压力湮没,自己的娘家以及孩子都会受到波及,不是一个好女人的烙印被宣传后,真的会“社死”。

单亲带娃、离婚的后果都会全部反噬给女性承担,女性在就业以及生存方面都会受到歧视与限制,经济贫困的现实,又将女性赶回魔窟般的家庭,形成了生存环境的恶性循环,进一步限制了女性获得更多经济机会的可能性,接触数字科技更加无望,女性的生存环境被压缩到窒息。

当然婚姻中的限制与规训只是女性在拥抱科技之路中绊脚石的一部分,阻碍印度女性融入科技的原因还有其他方面。

1.社会文化的糟粕,生存权利的剥夺。印度是全球最为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国度,印度的社会风气中,女性不洁、高昂的嫁妆等因素,都让很多印度家庭在性别上倾向于选择男性,而这也是一切苦难的源头。此前BBC引用一项印度政府报告称,由于重男轻女导致选择性性别堕胎和对男孩给予更多关怀的缘故,6300万女性从印度总人口中“消失了”。

2.女性教育的普及难。即便有幸出生并健康存活,一名印度女孩的成长经历也是风险重重。印度适龄儿童没有好的教育条件,尤其占据人口数量较多的偏远地区,女孩很难完成8年法定教育。印度女性的识字率甚至不足一半,有些偏远地区的女性识字率仅有3%。儿童的入学率也仅为85%,并且年级越高,辍学率越高。而童婚现象在印度仍然盛行。据该国2005-2006年进行的一次全国家庭健康调查显示,22.6%的女性16岁以前结婚,44.5%的女性16-17岁间结婚,2.6%的女性不到13岁结婚。虽然印度法律禁止童婚,但政策与现实之间的鸿沟差距太大,毫无作用,女性早早进入生产的阶段,成为生育与劳动力的主力。

3.政策的缺位。即便近些年来官方大力推进移风易俗和观念转变,但在印度的许多农村地区依旧是阻力重重。政策方面缺乏关注女性的视角,也缺乏支持的意愿。被忽视的群体一直没有发声的渠道和被看见的可能。虽然近两年因为一些影响力大的影视剧作品和社会人士参与,一些有关女性处境的话题都被热议讨论。不过总体来说,种种最基本的权利都跟女性无关,需要政策重视性别结构比下的公正与资源平衡。

无论是教育制度的不平等还是社会制度中对女性的限制,都成为女性挣扎向上的藩篱与缩影。在印度传统文化与等级森严的种姓制度浸染中,多宗教、多种族的多元文化环境塑造了印度人超强的适应能力。这对很多印度人来说也是一种必备技能,在女性的身上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在这个文化撕裂的环境中,印度女性抓住了数字科技的涟漪,开始扩大自己的声音与话语权,借助数字浪潮的力量,乘风破浪,一层一层敲击捆绑在身上的限制。我们在创业的女性群体中听到了越来越多的声音。看见开始增加的政策鼓励与外部科技企业与机构的帮助下,数字技术开始为更多的女性赋能。

在拥抱新兴技术、打破传统桎梏、创造科技价值中,印度科技女性开始努力填补内部的“数字鸿沟”,从生存到发展的变化中,用莹莹微光一步步冲出缝隙,迈向“她力量”的数字化未来。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