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游戏直播霸主到被投资者“嫌弃”,虎牙的未来成迷!

来源:品途发布:08-22 15:08阅读:91原文链接
摘要:直播行业

2021年可谓是互联网行业的多事之秋。国家重拳整治行业垄断,很多企业也处于风口浪尖。7月初,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禁止了腾讯申报的虎牙与斗鱼合并案。历时一年,二者是否可以成功完成合并的悬念,也尘埃落定。

双方合并被叫停,也被业内人士视为一场“世纪分手”,二者此后的市场表现与行业地位,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近日,继斗鱼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后,虎牙也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

数据显示,虎牙第二季度的总收入为29.62元,高于斗鱼的23.37亿元。与此同时,虎牙收入同比增长9.8%,而斗鱼却下降6.8%。值得一提的是,虎牙的净利润为2.5亿元,而斗鱼却亏损1.45亿,甚至较去年同期有亏损加大倾向。值得一提的是,虎牙移动端的用户数据也更胜一筹。其月活达7760万,高出斗鱼的6070万。

尽管虎牙的各项关键财务数据相比斗鱼表现更好。但是业界对其依然是唱衰一片。究其原因,虎牙虽然总收入看涨,但是增速在不断下降,而且小幅盈利,于斗鱼面临的困境无异,前景也十分堪忧。

收入增长缓慢,成本居高不下

据财报数据显示,尽管虎牙的总体月活数据在向上攀升,甚至同比微增2.6%。但是其付费用户的规则却不升反降。数据显示,该数据从去年同期的620万减少至560万。

从平台收入来看,其营收增长也在逐年放缓。据了解,虎牙的主营收入来自其直播和广告及其他业务2021年第二季度,虎牙来自于直播的收入为25.79亿元,同比增长0.6%,海外直播业务带来增长;广告及其他业务上,二季度收入3.83亿元,在去年同期基础上增长1.9倍。据分析,该部分的增长,是源于内容许可带来的增长。

不过,其整体营收增速逐渐下滑已成定局。例如,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显示,虎牙2019全年实现总营收83.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9.6%,净利润为7.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2.7%;而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同比增长64%至24.68亿元人民币,是自上市以来连续七个季度超出管理层指引。

对比一年多以后,虎牙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的增长,都可以对其营收增速大幅下滑的趋势窥见一斑。与收入增长下滑相对应的,是其经营成本居高不下。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虎牙公司的经营成本由从去年的21.22亿元增长12.2%至23.81亿元。虎牙指出,由于分成费用和引入电竞赛事费用的增加,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同比增长21.2%,达到20.39亿元。

除此以外,虎牙用户活跃度的增长,也是以营收费用剧增为代价的。据了解,虎牙第二季度的营销费用为1.67亿元,同比增长45.9%,虎牙对此解释称,增加的营销费用主要用于提升公司的内容、产品、服务以及品牌的知名度。

与此同时,虎牙的研发费用从去年同期的1.80亿元增加至2021年第二季度的2.08亿元,增长15.6%。只是,用砸钱换来的用户数据,是否可以持续,还得打个问号。

如上文所述,该季度虎牙的活跃用户是有所增长的,不过付费用户则下降了,这是否意味着,在电竞赛道,烧钱策略是失效的?由此带来的,也是其净利润的表现差强人意,要知道,虽然虎牙的Non-GAAP净利润也在缓慢上涨,但是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下虎牙的净利润几乎呈直线水平,甚至冲击10亿元的利润里程碑,也显得非常吃力。

合并不成竞争仍在,虎牙的内忧外患

监管部门的一纸文件,显然会让虎牙与斗鱼的竞争持续,并长期存在。要知道,在电竞直播行业,除了这两家头部企业外,也是劲敌环伺,形势不容乐观。

众所周知,虎牙面临的外部环境,一面是字节跳动近年在游戏领域动作频频,凭借头条、抖音等系列产品,字节跳动渗透游戏产业由来已久。另一面则是快手、B站等通过其长期以来建立的直播生态,对虎牙进行了最正面的冲击。

例如,在2020年ChinaJoy全球电竞大会上,快手公布截至2020年5月底,快手游戏直播月活用户超过2.2亿,数量甚至超过斗鱼和虎牙之和。而根据B站一季度财报,其营收贡献收入最大的版块主要包括会员和直播的增值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B站提到,后续还将在电竞赛事方面发力。这也意味着,快手、B站在游戏用户的流量与变现问题上,都可以与斗鱼、虎牙匹敌。

因此,世易时移,此时的虎牙或者斗鱼,虽然市场份额分别高达40%和30%,分别位列行业第一和第二。但是早已不能单凭其垂直优势,聚焦电竞内容,就可以继续耀武扬威。「于见专栏」认为,能够挽救虎牙、斗鱼的,或许是其需要衍生出更多具有创新性的产品。

不过,虎牙的外患不止这些。游戏行业的版权之争,也是电竞直播平台的威胁所在。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PC端游戏直播数据榜前三是《英雄联盟》、《绝地求生》《地下城和勇士》,移动端游戏直播数据榜靠前的则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CF手游》,都是电竞类游戏。因此,谁能拿到头部游戏的直播版权,将是制胜的一环。

但是,版权的争夺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购买更多版权,在商业化变现上更有优势,但是与此同时,也会让电竞直播平台不堪重负。

以B站争夺英雄联盟的直播版权为例,B站为了拿下该游戏未来3年的赛事独角直播版权,版权费用居然高达8亿,与业内人士普遍估计的价位5亿元虚高太多。

虎牙为此也同样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了解,其以20亿元的价格拿下2021年-2025年五年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LDL)以及LPL全明星周末的独家直播版权。

市值缩水估值成谜,谁才是未来的霸主?

如果说因为市场竞争带来的高昂版权成本是其内忧,那么其面临的竞争环境,以及平台价值被投资者日渐低估,将是其难以回避的外患。

合并终止、盈利下行,虎牙在资本市场也遭投资者不约而同抛弃。在今年年初创下历史新高之后,两家公司的股价都一再下跌,市值缩水不忍直视。

截至8月18日收盘日发稿时,虎牙股价从最高的36.33美元/股跌至9.60美元/股,跌幅高达73.5%,市值仅剩22.68亿美元。

无独有偶,其难兄难弟斗鱼也没有幸免于难,股价的跌幅甚至有些惨不忍睹。从最高的20.54美元/股跌至3.34美元/股,跌幅甚至超过80%,市值也缩水至仅剩10.84亿美元。

由此可见,作为曾经的游戏直播第一股,如今和与其有着分分合合“恋爱”故事的斗鱼,双双从神坛跌落,而曾经被神化的游戏直播,也被投资者无情的被扒下了底裤。

这也意味着,100亿元左右的营收,10亿元上下的净利润,让投资者觉得,与营收动辄千亿的互联网头部企业相比,不过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微不足道。

而在游戏直播行业声量巨大的虎牙,也被投资者日渐嫌弃,由此也带来了其股价跌入谷底。实际上,在激烈竞争环境与低迷的股价之下,虎牙也曾尝试低成本获客,并花样“创新”。只不过,刚刚露出的苗头就被媒体大肆曝光,快速偃旗息鼓。

2020年8月份,据21世界商业评论文章表示,央视点名批评虎牙借免费网课向学生推广网游。

报道指出,免费网课页面中,有大量精心包装的游戏广告。彼时,虎牙紧急回应,初衷是疫情期间方便用户上网课学习,网课板块的广告已下线。但是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却全然没有理会,无厘头而且过于极端的营销,不仅令其股价连续多日下跌,也让其盈利焦虑暴露无遗。

结语

虎牙作为游戏直播行业的龙头企业,固然有其存在的价值与意义。而其与斗鱼原本像是业界最亮的两颗星。只不过,随着这个赛道的选手剧增,虎牙也早已丧失了其先发优势。

虎牙与斗鱼的股价双双下滑,也似乎意味着,属于它们的辉煌时代已经宣告结束。对于虎牙来说,或许其面临的最大困境在于,缺少自己的业务主心骨。而在内容方面过于依赖游戏的版权方,加上其单一的游戏直播盈利模式,或许天然存在天花板,因此也逐渐显现出瓶颈。

所幸的是,虎牙虽然盈利规模并不算大,但是相比其它上市却在赔钱的企业,多了一份笃定,那就是游戏直播可以赚钱盈利。

只不过,或许在众多玩家入局,瓜分市场的游戏直播行业,有了反垄断这把头顶的达摩利斯之剑,其注定是一个难以突破十亿、百亿的大生意。因此,即便虎牙有再大的野心,恐怕也难以摆脱规模的瓶颈。而即使虎牙与斗鱼分分合合几番折腾,其终究没有等来一飞冲天的那一天。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