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在航空边缘的人

来源:品途发布:11-11 11:03阅读:577原文链接
摘要:很多航空工作人员从业之后的感想: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疫情席卷中华大地,我国实施居家隔离政策使得民用航空行业尤其是客运领域受到重创。2020年中国民航客运总周转量和中国民航客运人次均出现了首次下降,但我国“十四五”规划明确了对中民航的改革目标,旨在促进中国民航高质量发展,因此,在疫情过后,全球经济回暖,我国民航行业或许将迎来回升时刻。

根据交通部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民航运输总周转量出现了五年以来的首次下降。2020年,中国民航总周转量为798.5亿吨公里,较2019年下降3.83%,民航运输总周转量下降导致航班较少,出港时间缩短。

在外人看来,航空行业似乎十分吃香,工作轻松,殊不知光鲜亮丽背后,也有说不出的心酸。生活节奏颠倒,工作时间不固定,个人生活不稳定等问题,对于他们来说既是难题,也是家常便饭。

以下是关于她们的真实故事:


空姐不好当

李茜,28岁,三亚。

三年前大学毕业,李茜通过社会招聘成为一名空姐。“你是空姐?太厉害了!”许多人都会发出这种感叹,成为一个空姐似乎比进入大学更难。诚然,如果你10年前当上空姐,那便是人中龙凤。

光应聘的都有小几百人,最后成功入选的只有几十人。大多数被淘汰的原因是因为眼睛视力不合格。“大学生不近视的人太少了,还要裸视达标,太难了。如果再加上对五官、身高、腿型的要求,甚至身体不能有疤痕,想要符合这些条件,确实不容易。”李茜说。

大概是因为天生丽质招惹的嫉妒特别多,空姐经常被质疑为是一个空洞的花瓶。但实际上,大多数的空姐都有自己的爱好,她们漂亮的同时,也很多才多艺。

当空姐长得漂亮是基础,体态也很重要。候选人因为走路时肩膀有高低,就被淘汰了。不过近年来,随着航空事业的发展,空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对于空姐的要求也没有之前严格。阻碍许多人成为空姐的主要障碍——对视力的要求,现在几乎没有了,佩戴隐型眼镜能达到标准就行。

李茜可以说是抓住了机会,凭借本身优秀的五官和傲人的身高,她顺利当上了空姐。五年里虚心请教,学习空乘知识,练习基本体态,如今她也是一名合格的空姐。自己的生活水平有保障了,但她的家人却担心一件事——女儿的婚嫁。

也许是人们对于空姐的认识不够充分,再加上影视剧的关系,很多人觉得空姐很难追到手。空姐接触的有钱人多,所以空姐会嫁给大老板或富二代。虽然说能找到一个有钱人最好不过,但李茜的父母表示不现实。对此父亲也有一些认识,他觉得思想境界差太远,将来相处会很困难,毕竟婚姻不是单纯解决生活条件的。

对此,李茜解释道:“其实这是大众对空姐的误解。”

空姐真正嫁给有钱人的概率真的不多,在飞机上是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有钱人,毕竟航班上这么多人,也许其中一些人会被漂亮的空姐吸引,但他们会因此展开追求吗?即便是,面对突如其来的示好,有几个空姐会当真的?

空姐也是平凡的女孩,也希望有一个安稳的归宿,对于能在短短几个时内对自己表示好感的男人,她们心里难免会觉得不踏实,会觉得这样的男人不可靠。所以微笑着敷衍是最常有的表现,空姐和乘客就是各不相干的陌生人。

实际上,空姐嫁给飞行员和男乘务员的更多,因为空姐接触最多的就是同事。由于工作性质,空姐的作息时间不固定。其他人休息时,她们还在工作。有时候连续工作十多个小时,忙了一整天后,基本就是在家休息睡觉。

因为这种生活方式,社交也成了空姐的一大难题。对此,李茜表示深有体会。自己大多数朋友都是同学,可以说在工作之后,李茜和同学的关系就越来越疏远了。每一次同学聚会李茜都无法确定自己的时间,有事就要赶往机场,聚会合影从来没有她的身影。

李茜身边那些已婚的空姐,很多都是“双飞”家庭,意思就是夫妻俩都是随机飞行,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也许有人觉得这样的家庭不稳定,夫妻俩如果能一起工作休息还算不错,如果经常错开时间,岂不是聚少离多?

但事实又和大众想的不一样。据李茜了解,大多数双飞家庭,尤其是有孩子的家庭,夫妻俩都希望不要一起工作,这样可以有一个人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关于夫妻见面的时间,其实也是有的。除乘坐国际班机外,一般空姐都是早晨出去,晚上才回家。假如出国几天,还是有一两天的休息时间。

目前来说,李茜对于工作还是充满热情,虽然很辛苦,但自己愿意吃苦。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李茜说暂时不考虑,等忙完这段时间再做打算。


地勤多年,我依旧迷茫 

沈时,31岁 ,江苏。

沈时大学毕业后进入民航某机场的地勤部门,工资不错并且福利高。由于是正规员工,社保公积金、医保的比例大,待遇也很好,而且沈时本人和直系亲属也可以享受打折机票。刚开始大家都很羡慕,沈时自己也挺开心。

其实还有很多部门待遇也不错,沈时是本科学历,毕业分到地勤服务部门。工作了这么久,地勤人员工作辛苦是出了名的。直到现在,沈时和其他工作人员都一样,每个人都是凌晨四点到岗,到冬天很多航班都选择晚上起飞,要等到飞机上跑道才能下班,到家差不多是早上七点了。

整个冬天,生活节奏都是乱的。淡季时工作量少,春运和节假日最紧张。在其他工作内容上,地服的一线员工每天都要和旅客接触,航班延误或者取消后受到最多质疑的是地勤人员,地勤也没有很好的办法把详细情况及时反馈给客人。

不算社保,沈时每月工资还行,年终奖一万以上。但说实话,沈时事业发展的空间很小,想要进一步发展受限比较大。沈时也想过能不能努把力去航空部门上班,不过很快他认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民航人的孩子还是考虑一下比较好,首先外来人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从小他们就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住的地方也是左邻右里。因此,无意间这些人会有一种排斥感。

沈时不想过多抱怨这些太消极的东西,每个员工都希望能尽最大努力让旅客满意,但很多问题真的很难解决,也无能为力,这一点太难改变。

沈时想辞职换工作,但更大的问题摆在他眼前。在现在的工作中学到了一些技能,应用性不高,想去管理类职位的话,这些技能明显跟不上企业的要求。想做销售类的工作,平时也没有主动推销的机会,发的都是死工资。想去互联网公司,但自己的能力上限也摆在那里了,所以跳槽再就业的机会非常狭窄。

沈时不想再这样下去,现在的日子完全看不到未来,不知道自己来这工作的意义。不管就业还是择业都必须谨慎迈出第一步,如果还能回到当初,沈时会选择找工作面试,不会再被安排。沈时想要的是能把握的生活,做真实的自己,活出自己的价值。


结语

虽然待遇不错,但航空业的工作人员也要承担相应的压力,很多航空工作人员从业之后的感想: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

「于见专栏」认为,与过去相比,目前航空制造业已经进入到了生产标准化、行业具有稳定框架的年代。航空业是一个高投入、高科技、高风险的行业,开发一款新机型常常需要几百亿元的投入,需要非常有实力的企业才可以驾驭。数字化、自动化以及去碳化是未来航空业的三大趋势。

推动航空与互联网相结合,快速打造航空业数字化。数据是最重要的资源,互联网正在重新构建新的关联性质。航空业想要快速推进产业集成化,就需要利用数据资源、技术等对传统业务构造进行全面升级,用科技赋予行业改革的动力,用数字推动新产业的形成。

推动航空业发展,加速航空平民化进程。航空平民化是大势所趋,在未来航空业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旅游出行方式,更应该深入到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将人民的生活与航空业相结合,成为一种新型的出行方式,更好实现航空业全面发展。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