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现能力存疑,美图何时能凭实力赚钱?

来源:品途发布:07-12 20:28阅读:192原文链接
摘要:资本之路是美团的未来吗?

在颜值经济如日中天的当下,“变美”产业一片欣欣向荣,而早期就瞄准“变美”赛道的美图一直是另类的存在。创业12年,从一款图片处理软件开始,开发到10余款软硬件产品,有工具、有社交、还有手机,一度笼络了3亿人的“爱美之心”。

但随着国人爱美之心的觉醒和需求的激增,美图“变美”之路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对了节奏,月处理60亿照片和视频,为众多大牌APP输送变美素材,美图手机也被无数爱美人士似为神器,然而,手握一手好牌,业绩却一直差强人意,截至2020年,美图公司巨亏超120亿,叫好不叫座成为了美图难以逾越的困境。


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一个晚集

如果说成功的公司大都相似,失败的公司各有各的不幸,美图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案例。2016年,美图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股票5.74亿股,每股发行价8.5港元,共募集资金48.79亿元,市值一度飙升到773.亿港元,之后的美图市值一路下跌,几乎蒸发90%,市值仅徘徊在70亿元左右。

纵观美图发展历程,当初携4.6亿月活用户上市,至今仍探索在变现的路上,持续亏损已是常态,变现业务中,唯一能拿的出手却是手机业务,却没能熬过7年之痒,2019年,美图正式宣布将手机业务转交给小米。

虽然,当时的美图在二级市场一直被诟病,打着互联网公司的旗帜,做着手机硬件的生意,但不得不说,起初那几年的美图手机,确实风靡一时,全国一口气开出十几家体验店,原价二三千的限定款被炒到四五千。

可是,根据美图2016-2018年的财报显示,美图的总研发支出分别是2.43亿元、4.47亿元、6.99亿元,除去美颜算法、人工智能、互联网等领域的研发开支,分给手机业务的研发费用确实非常有限,这让美图手机注定无法与传统手机厂商一较高下。

所以,当面临是持续做大手机业务,还是寻找更多变现可能的时候,美图毫不犹豫选了后者。业内对美图放弃手机业务,表示理解和赞同。毕竟,美图在手机业务上得到的利润释放,显然是不长久的,美图这次的战略选择在当初看来确实没毛病。

然而,后续的美图在商业化变现方面的各种尝试,又似乎证明这是一家缺乏战略规划的公司。虽然手机业务担不起主营业务的大任是定局,但美图在内容生态、电商、直播、短视频、金融,甚至区块链方面的试水,更像是无头苍蝇乱窜,不仅在商业领域,没法扎根站稳,反而越发没有存在感,不禁让人唏嘘“起了个大早,晚集都赶不上”。

爱折腾的美图,自然不会轻易认命,今年,美图又重启社交战略,近期,美图秀秀APP迎来了新改版,上线了“社交圈”图片社区功能,创始人吴欣鸿号召员工以“二次创业”的决心去推行“美和社交”的战略,这意味着,从短视频领域回到图片社交领域,打造一款类似于中国Ins的产品。

虽然社交战略具备商业变现的逻辑,但遗憾的是,在美图上市时,社交就是其战略方向之一,在2018年,美图还曾大张旗鼓全面转型“美和社交”,而且很多图片社交软件都梦想成为中国Ins,至今依然没有出现一款用户过亿的图片社交产。

所以,此时的美图,再战“社交圈”,多少让人觉得,他在其他领域已经走投无路,社交已然成为最后的稻草。不仅如此,美图转型社交的难度是显而易见的,想从微博、微信这样的巨头市场分一杯羹,美图几乎没有胜算。


频繁跨界,盲目跟风!却总是慢人一拍

去年初,美图在年会上宣布聚焦医美领域,这已经不是美图的第一次跨界,除了人尽皆知的美图手机,美图还在2017年进军过电商领域,美图想囊括所有爱美之人的消费需求,可是电商行业龙头盘踞,没有根基的美图显然不占优势,不到二年,就将电商业务拱手让人。

再看之前的美拍APP,作为早期的短视频应用,还是占得了先机,当时的月活已经达到1.52亿,可是,视频功能单一,用户大量流失,加上抖音快手等竞争对手的冲击,视频红人开始出走,美拍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还有声势浩大的跨界医美,愿景是美好的,可医美这条掘金之路早已聚集众多大咖,当美图准备蓄势待发时,作为美容整形社交和电商平台的新氧已经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美图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成为行业霸主,自己却只能望洋兴叹。

那么,美图从一个工具软件跨界到医美领域,靠什么出圈呢?美图的思路是,帮助用户从“虚拟世界”变美延伸到“现实世界”变美。

在这一点上,美图有一定的用户基础,而且在技术层面也有助力,例如影像检测、皮肤管理、AI面部模拟塑型等。可这些并不意味着美图跨界医美就能一帆风顺,美图聚焦线下实体医美领域,情况可能不容乐观。

早前,美图就曾试水洁面仪和皮肤检测仪,实际销售并不理想,而对于已步入下半场的医美领域,美图的入局显然又慢了一拍。而且,从今年美图准备在社交领域殊死一搏的决心来看,美图对于医美的态度更加迷离,或许,跨界医美又只是美图众多跟风项目中无疾而终的一项。

其实,美图在跨界和追逐风口的路上,并非毫无胜算,但总感觉慢人一拍,这导致美图的盈利能力越来越弱,可是美图依旧在跨界、跟风的路上一路狂奔。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美图公司的产品有20余个,可这么多产品,大家还能记得的,可能还是美图秀秀和美颜相机。频繁的跨界,盲目的跟风,让美图这个有着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变得越来越臃肿,虽然美图试图做减法“止血”,可“造血”功效却迟迟未曾出现,因此,与其说美图的不幸是没有机会,不如说是其想要的太多。


炒币亏损1300万,资本之路是美图的未来吗?

众所周知,各个行业的头部企业,单一创始人话事的企业更容易成功,但美图不仅有二个创始人,而且他们还共同话事,凭想象就能知道美图为何如此“善变”。

不仅如此,创始人蔡文胜曾经是创业者追捧的天使投资人,也是一名传统的商人,他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美图,成为董事长,负责资本运作,而另一位创始人似乎更像产品经理。

而且,蔡文胜痴迷区块链,早已在币圈占得一席之地,所以,在他主导下的美图,越来越像一家投机公司。特别是今年3月,美图高调宣布进入区块链领域,购入总价值2.6亿元人民币的比特币和以太坊, 之后又曾购入2次,总共持有近1亿美元的加密货币。

5月,美图因炒币亏损1300万元人民币登上热搜。外界对于美团的企业印象是一落千丈,不少人开始质疑美图,炒币才是主业,其他都是副业。实际上,美图持有的虚拟货币浮盈最高1亿多,亏损1300万并不算什么。

然而,对于美图炒币这件事,蔡文胜表现出非常自豪,还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美图炒币除了是受蔡文胜的影响,也和自身巨额亏损,变现困难有一定关系,而且,美图曾表示:“购买加密货币更多是做一个资产配置,以及对海外业务布局,不会进行短线操作”。

可是虚拟货币高回报背后的高风险仍然是枚定时炸弹,上市公司能经得住巨大的市场波动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因为,虚拟货币就是一场危险的资本游戏,没有人会一直赢。

何况,政府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已是大势所趋,加密货币的野蛮发展将逐步削弱,所以,美图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入局加密货币,在未来都会面临多种因素,带来的亏损风险。如果,本来就盈利难的美图一旦面临亏损,可能将陷入前所未有的绝境。


结语

美图在发展策略方面一直缺乏稳定性,在产品细分领域也没有形成强有力的护城河优势,布局巨头林立的领域更是不占优势,虽然互联网的特点是不断尝试,不断试错,最大的风险是安于现状。

可是,如今的美图,在变现的路上试错不少,依然既无结果,也无积累,无数次的从0开始,让美图的存在感越来越弱。而且,两位创始人的不同理念,让美图走上了资本之路,这其中的未知风险,可能还会给美图的绝地求生再添变数,而其未来,也只能是自求多福。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