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不了“骂张军”这份钱

来源:品途发布:05-06 12:53阅读:53原文链接
摘要:“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


腾讯集团公关部总经理(认证为总监)张军的一条微博,再一次挑起了阶级愤怒。

大概意思就是朴素的青年们认为张军作为资本家走狗,发这条微博旨在嘲讽“青年假期睡觉”,联想到平日的996和PUA,不由得怒火腾起,并展开大面积的声讨。

我要用经典九宫格来概括此事。

守序善良,我爸:啊?谁?骂人?谁骂人?骂人可不对;

中立善良,表弟:你加班就加班呗,捎带我们干嘛;

混乱善良,表哥:睡觉怎么了?假期不让睡觉?我上班都睡觉!

守序中立,三表:不能因言获罪!放过张军!

绝对中立,李客:青年们有怨气,是可以理解的;张军有表达空间,也是应该允许的;可青年们对这种表达表示不满,也是应该的,而张军以及腾讯在这一风波中受到的损伤,则体现了......

中立邪恶,xxx:啊!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

混乱邪恶,上头哥:杀!干爆资本家狗头!吊死在路灯上!死死死死!

这篇文章的对线双方,则是上述没提到的两方阵营。

一边是守序邪恶,我的同行,韭菜培育者们:又要骂人了吗?来活了来活了,我得编个段子让大伙儿乐呵乐呵。

另一方是则是混乱中立,也就我的观点:屁大点事儿。包括我在内,讨论这事儿的,大家都是xx。

01

说对线,其实是不恰当的。

作为混乱中立,本身我就没什么立场。

把现象剖析开,我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人民的愤怒以及愤怒带来的反噬以及这背后的社会变迁,我已经写过很多遍了,以下是系统汇报。

2020年9月,在Tik Tok在美国的“张一跪”风波里,我写道:

“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三个代表,不可混为一谈。目前来看,字节跳动只做到了其一。”(字节跳动不懂三个代表)

这是我第一次纳入了“人民利益”的视角,但没有深入探究。

11月,在反垄断倡议书提出后,我意识到这是划时代的信号,但没能深刻体会背后的民间情绪。

依然在行业发展,经济效率的角度,撰写了一篇近万字的建议书,表示反垄断不可一刀切,一定要在执法细节上,对不同的行为分开量刑。

12月底,电商买菜声量乍起,全网都在讨论这一创新模式。

由于此前在“骑手困在算法”,以及反垄断等一系列事件中的跟踪浸泡,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带节奏的好机会。

但另一方面,基于长期对新零售的跟进调查,我又认为社区团购,尤其是“即时达、前置仓”的模式是整个行业的大势所趋。

至此,流量导向、情绪收益和认知导向之间出现了矛盾。

时间不等人,一篇名为《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的文章迅速蹿红,官媒也下场喊话“别只惦记白菜,忘了星辰大海”。

而在此过程中,我铁着头撰写了《我为什么坚决支持电商买菜?》、《几捆白菜里,也有星辰大海》、《“九不得”拯救社区团购》等文章,并收获了写作生涯期间最多的骂声。

如今,社区团购发展怎么样,我们按下不谈,各位自己在小区就会有感受。

但更重要的是,这一经历让我在宏观氛围的感受上,清晰意识到了“民众对大资本的深恶痛绝,也意识到了只从行业本身出发的局限性。

为了更深刻地理解这一现象,我开始对宏观经济进行更多地挖掘学习( 2020的三大共识,中国经济开始转舵),并反过来,以此为基础,解释诸多行业中的经济现象。

郭敬明道歉,我说,这是郭敬明的敏锐,是人民开始对公平的孜孜以求。

写新年总结,专门空出一章来献给各位大厂的公关朋友,介绍民间汹涌的情绪,指出“舆论提溜着刀,满屋子找猪杀”的恐怖盛况。

这与你犯错的大小无关,甚至与你是否真的犯错了也无关(比如此次的张军事件)。

舆论就是要杀你。

杀你们。

并且这并不是短期现象,而是不可逆的长期风向,因为大众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是高度坚实的:

为了立场,为了阶级。为了利益,为了历史。为了宣泄,为了上升阶梯。

越早充分意识到这一点,PR就越能最大规避相关的风险。

 该图片在各大社区广泛流传

在过去十几年里,公关朋友们打了太久的进攻牌,甚至有些年轻朋友从入行到现在,一直都在打进攻牌。

但面对局势的变化,眼下的防守牌该怎么打,少有人头脑清晰。

进攻牌的元命题——老百姓对我们都无感,我怎么能贴脸让他们爱我?

防守牌的元命题——老百姓恨我们所有,我该如何让他们不恨/注意到我?

比较经典的例子就是“骑手困在算法”里。

​群情激奋之际,饿了么觉得这是个进攻的好机会,觍着脸出来请求大家多给自己“五分钟”。

殊不知观众老爷本就一腔怒火中,一看这脸都凑到自己巴掌下面了,那自然是不扇白不扇,把饿了么骂得狗血喷头。

而另一边,原本是舆论旋涡中心的美团,则在此时慢悠悠出来全面认错并宣布整改,暂时躲过一劫。

有一个老故事您可能听过。

说有俩人露营,狗熊来袭。

甲立马换球鞋准备逃命,乙表示不解:“你还能跑过狗熊不成?”

甲回答:“我只要跑过你就可以了。”

但目前的许多大厂PR的操作压根用不到这个故事中的智慧,基于原先的历史路线,人家还在“试图打倒狗熊”。

逆风盘,防守局,最关键的并不是你做对了什么,而是你没做错什么。

试图讨好或打倒暴怒的狗熊是愚蠢的。

你们所能做的,应当是整顿军纪,管住领导,让同行去送。

02

不过,我这叭叭地给人上课呢,但自己的媒体工作又该如何展开,我又陷入了困扰。

往小了说,“解释、呈现”的中立态度不具备可持续性。

郭敬明道歉——世界向左转去了;

郑爽偷税——世界向左转去了;

张军挨骂——世界向左转去了;

......

我是个自媒体,不是红绿灯。

而且一个只会预报左转的红绿灯,它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红绿灯。

所以说在面对这些热点的时候,我就变得很尴尬:前期过于得兴致勃勃,甚至上万字的写。

但后期就非常索然无味,面对全新的热点话题,总有一种“写过了”的错觉。

往大了说,眼馋人吃肉。

听老师们说,在以年轻人为主的B站上,埋头骂资本已经是新一波的财富密码了。

我自己的观察和实验来看,带上点“价值”确实对文章流量有不小的利好作用。

而且骂资本这种事,我其实没什么好抵触的。

我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战略方向有问题,业务比重不健康,财务报表有漏洞,这些东西后面再加一句“资本家吃肉喝血,英特纳雄耐尔赛高”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

但踯躅再三,我还是觉得自己挣不了“骂张军”这份钱。

这绝不是我有气节,看过我服务甲方爸爸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怎么说呢,非常专业(微笑,不哭)。

而是我胆子小。

骂官家的公知,骂男人的咪蒙,沸腾来沸腾去的粉红头子,排着队上演“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的剧本。

“楼塌了”倒是吓不到我——人家“楼塌了”,也赚到钱了嘛。

让我觉得害怕的是楼塌了之后,留下的那一地鸡毛。

比方说前几天一个新闻,男班长课堂上暴打女同学,说你们这帮子“女权”是得好好教训教训。

“男女对立”这个事情,最坏也就是小孩打架,婚育不振,社会幸福度云云。

但“阶级对立,暴打资本”这个事情,你们是准备往哪去,心里有没有数啊?

做好流血的准备了吗?做好让家人流血的准备了吗?

真惹出乱子,你们睡得着吗?

各位割韭菜的守序邪恶们,放火其实是很容易的。

我就是好奇,放完了之后,咱有没有备案啊?

另外,就为了流量跟着民意四处咬人,主子只是皱了皱眉头,你就把人裤腿子咬下来,这跟狗有什么区别啊?

另外,放大主子心中的恶以换取骨头,当狗你也不是好狗啊。

说到这,我必须再复习一下2016年的北京座谈会。

那一次,主席没有太多指示,只是给舆论媒体工作者提了三个问题。

“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

常看常新。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