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力商显屏战场,海信、TCL、创维谁能“笑傲江湖”?

来源:品途发布:03-17 11:26阅读:43原文链接
摘要:如何实现“破局”,则要考验家电巨头们的智慧了。



屏幕,日益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商场里的门店指引屏、火车站的滚动播放车次信息的大屏、公交车站亮着灯的广告牌,已经深深地嵌入我们的生活中,这些出现在公共场合的屏幕有一个统称——商业显示屏(以下简称“商显屏”或“商显”)。

据有关机构预计,未来五年,商显市场将以每年13-16%的增速发展,预计到2024年将达到1545亿元的规模。

作为下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各大厂商也纷纷入局,其中有一支由曾经的“彩电巨头们”组成的战队尤为引人注目。彩电企业进军商显屏市场,背后的逻辑或许不难理解,彩电与商显有着天然的联系,尤其是在彩电大屏化的当下。

而与商显屏市场蓬勃发展相对应的,是国内彩电市场的持续萎靡。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为4772万台,同比下降2%;零售额为1340亿元,同比下降11.2%;行业均价为2809元,同比下降9.4%,创十年最低。

行业宏观层面的一兴一衰,也构成了曾经的“彩电巨头们”转向商显市场的经济原因。没有商用战略的彩电企业,不是好的彩电企业。这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共识。

鉴于此,「智能相对论」选取了目前国内几家具有代表性的彩电企业,试图挖掘其商显屏发展路线,并探究未来商显屏产业的发展。


TCL:会议商业大屏占优势,商显屏成主要增长点

TCL入局商业显示屏领域的方式,是通过成立与之相关的子公司。2009年,“深圳市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CL华星”)成立,与其他几位同行们相比,其成立的时间实际上并不算长,但在商显屏产业线上的动作却较为频繁。

2012年,TCL华星推出四倍全高清3D液晶显示屏「中华之星」,「中华之星」集成了TCL华星自主知识产权的HVA技术,融合了4倍高清分辨率4K*2K、主动式3D技术、多点触控技术、智能动态背光技术、超高亮度800nits、超高色域NTSC 92%等系列技术规格。

2017年,TCL华星推出85寸8K IGZO GOA液晶显示屏,将背沟道蚀刻(BCE)IGZO制程技术应用于GOA电路的超大尺寸8K液晶显示屏。而从全球范围来看,当时85英寸的显示屏还是较为少见的。

时间推进到2020年,在是年的TCL全球显示生态大会上,TCL华星发布了一款142寸AM Mini-LED COG Mini LED产品,这也是全球首款基于IGZO玻璃基板的主动式Mini-LED显示产品。

通过对TCL近几年发布的商业显示屏来看,「智能相对论」发现会议大型显示屏是TCL布局的业务重点,这一点从TCL官网销售的商显屏类型也可以看出,65-85英寸大小的屏幕是TCL屏幕的主力军。

(图源:TCL官网)

这背后的逻辑似乎也不难理解,在TCL集团的发展历程中,以彩电为代表的“黑色家电”曾是公司崛起的中坚支柱,至今也仍是行业龙头之一。虽然TCL现阶段的彩电业务相较于辉煌时期已然逊色不少,家电业务也被从上市母公司剥离,但有了前期的经验积累,后期向商业显示屏的转型似乎也更为容易。

从目前国内的几大家电品牌来看,TCL从彩电业务向显示屏业务的过渡是较为成功的。从财报数据上,TCL的业绩并不算好,2020年第三季度,TCL科技的营业收入为488亿元,同比下滑17%;净利润为20亿元,同比下滑21%。

(图源:百度图库)

在并不算好看的财务数据中,TCL华星可谓是其主要的利润增长点,也是目前少有的实现盈利的面板厂商。

今年2月,调研机构DISCIEN发布了2020年全球IFPD面板(65寸及以上)分季度出货及增长情况相关报告,2020年第四季度TCL华星的出货量首次超越老牌面板厂商LGD,位列全球第一。

虽然TCL在会议商显大尺寸屏幕上在全球占据了一定的优势,2020年会议和办公室的数字化,也催生了对于会议商用大屏的较为强劲需求。但将商显领域聚焦于会议室空间,而忽略了其他领域市场的开拓,或许也客观限制了其商显业务的发展。

一家企业能够拥有一项能够称霸武林的“独门绝技”已属不易,作为看客也不能苛责过多,但对于市值已经超1200亿元的曾经家电行业巨头,审时度势或许才能立足于不败之地。


创维:从To C到To B,以“屏”为基点打造智慧商显生态

作为牛年春节档电影《唐人街探案3》的赞助商,创维也借此狠狠刷了一波存在感。赞助春节档热门电影,和创维商显业务的发展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一脉相承”。与TCL类似,创维为了抢占仍未成定局的商显市场,于2020年7月成立子公司——深圳小维商用科技有限公司。

从创维商显屏的发展历程来看,创造在商显业务上的布局是较为早的。2001年,创维推出了第一代商显背投,正式进军商显领域;2007年,创维又面向教育行业推出了首台液晶触控一体机;到了2011年,创维又承办了当年的深圳大运会LED项目。

(图源:百度图库)

在5G和8K技术的加持下,商显领域也已经不再仅仅涉及“一块屏幕”,基于屏幕建构智慧商显生态,已经成为了新一代商显行业发展的方向。基于此背景,创维推出了四套商显解决方案:酒店TV解决方案、会议系统解决方案、智慧课堂解决方案和智慧数字告示解决方案。

无论是酒店、办公室,还是课堂和数字广告,都是典型的B端市场,而目前进军商显的企业在这四个领域均有所涉及,除了以上领域是商显的需求高地之外,「智能相对论」认为现阶段商显领域大部分玩家基本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跑马圈地”也是这一时期的普遍打法。

以创维的酒店TV解决方案,Swaiot PROTV是创维商用针对酒店场景推出的一款商用解决方案,这款商用电视不仅能支持星级酒店的信息系统,为客人提供信息推荐,提供楼层索引、出行、旅游信息指引,系统还支持全新的酷开系统8,提供了大量的影视资源,智能家居控制和客人所需的各种服务。

但从另一方面而言,这种场景智慧商显生态尚处于初步发展,目前也出现了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不足等问题,在新一代商显环境下,产品和方案的成熟或许还尚需时日,而如何走出一条差异化道路,避免恶性竞争,或许是创维下一阶段该考虑的事情。


海信:商显屏“多元化”战略布局,发力产业链上游成效渐显

海信集团的前身是“青岛无线电二厂”,1979年改名为青岛电视机厂,诞生于齐鲁大地的海信,至今已经走过了42个年头。截至目前,海信集团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为海信电器和海信家电,拥有容身、科龙和海信三个商标。

海信商显成立于2017年,为海信集团子公司,主要提供商用显示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产品有电子白板、会议平板、拼接显示器等。从海信发展商显业务的策略来看,呈现出“多元化”的特征。

在智慧教育领域,海信于2020年推出WR系列交互式触控一体机和WZ系列智慧黑板,二者均搭载千万级别高清摄像头,在原有产品基础上创新大屏AI人脸识别与AI语音识别功能,以此来驱动智能教学。

海信商显屏业务也触及到了电竞领域,其HARD(硬派)系列电竞显示器出现在了2020年英雄联盟总决赛的现场,海信Hard Pro电竞显示器的分辨率为2560×1440,且拥有240Hz高刷新率配置。

(图源:百度图库)

在商显屏赛道实施“多元化”的发展策略,在「智能相对论」看来,这既是海信的主动选择,也是与目前整个家电品牌的发展转向息息相关的。

当下,商业显示屏的应用正在走向多元化,这种多元化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屏幕应用场景的更加丰富,在家庭内部的空间中,屏幕的使用场景从传统的客厅,逐渐扩展到餐厅、厨房、卧室、卫生间等空间,商显屏使用的边界正在不断延展。

另一个是商业显示屏的尺寸大小正在不断的变化,屏幕尺寸范围从10多寸到100多寸。前不久,创维推出了129寸和172寸的商用原彩LED一体机,剑指中大型会议室市场。

这种适应市场需求变化,多维度出击的策略有其成效性。海信的多元化策略不仅体现在商显屏应用场景的开拓,也体现在海信对于商显产业链上下游的渗透。

(图源:百度图库)

目前,海信为了加强对于商显屏全产业链的掌控,正在向与显示产业上下游相关的显示芯片、图形处理芯片、上游零部件等领域发力。在海信2020年5月发布的护眼平板电脑Q5上,搭载了京东方10.5英寸全反射显示屏。

而在2019年7月,海信与英特尔达成合作关系,共同打造智能会议解决方案。英特尔主要提供芯片和衍生解决方案,而海信在显示设备上占有较大市场份额,两者存在互补性。

需要注意的是,双方合作的方式为在终端产品上贴海信品牌,而产品内核和提供算力的主板芯片由英特尔负责。

「智能相对论」认为,海信在将竞争赛道从狭窄的终端制造扩展到整个显示行业的,反映出海信集团在商显业务前瞻性的眼光,但未来该思考的或许是如何在“多元”的基础上“出彩”,在细分商显领域占据头部地位,这或许才是决定其商显领域地位的关键。

前辈们“磨刀霍霍”,国产彩电巨头们如何破局?

在市场风向变化,消费者需求升级和多元化的大背景下,海信、TCL和创维等曾经的家电巨头也及时进行了企业在发展战略上的转变。在家电市场增量增长空间正在萎缩的时刻,向着商业显示的方向大踏步,这种居安思危的理念是值得肯定的。

21世纪初,彼时以海信、TCL和创维为代表的国内家电企业虽在不断发展,但由于在技术规格、制造工艺上,相较于国外电器品牌仍处于劣势地位,因而松下、夏普等日产品牌是消费者的第一选择。而时至今日,随着国产家电企业的不断崛起,松下、夏普等外来家电品牌已经逐渐推出消费者的首选项。

但与之相对的是,在商显屏领域,国产品牌们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整个商显屏产业链中,三星、LG、索尼等企业由于入局早,技术较为成熟,因而取得了主导权的位置,国内家电巨头的商显屏发展也受制于这些“前辈”。

(图源:百度图库)

2017年,夏普与海信展开一次特殊的“战斗”。起因在于夏普为了争夺更多的市场,试图从海信手中拿回北美销售权,并向海信断供面板。面对此举,海信当然不愿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在二者的博弈中,海信明显处于较为被动的一方,尽管夏普表现得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在面板技术上仍然依赖于夏普,而技术被“卡脖子”也将海信置于被动的地位。

从商显屏全产业链环节上,商显屏的制造处于产业链的下游地位,而显示屏的芯片制造才是整个产业链的上游,而目前的家电巨头们由于缺乏该项技术,因而常常受制于上游的芯片供应商。

2020年底,全球范围内出现的“缺芯”局面也蔓延到商显屏领域,而2021年上半年这种局面依旧会持续。在这种不利条件下,如何实现“破局”,则要考验家电巨头们的智慧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