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香所谓的长期主义,不过是赚快钱的野心

来源:品途发布:05-24 15:08阅读:312原文链接
摘要:社交电商沦为薅羊毛神器。

众所周知,在传统电商平台疯狂扩张的那几年,导购网站一度遍地开花,像贝贝网、蘑菇街这样的平台一时风头无两,直到淘宝系封杀站外流量,自建淘宝联盟,不仅养活了无数贩卖优惠券的淘宝客,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阿里系电商平台流量天花板的问题。

但随着微信封杀淘宝客链接后,社交电商的脚步似乎慢了下来,导购APP为了生存只能选择获客成本较低的拓客模式,推广自身APP。由此,社交电商也一度沦为薅羊毛神器。

自用省钱显然不能满足庞大的流量需求,多级分销、佣金制应运而生。而坐拥腾讯资源的芬香生态显然成为社交电商的新宠,加上近几年微商市场的日趋成熟,产品品质、销售模式、资金投入都让不少微商们力不从心。

作为社交电商的新贵,芬香利用微商大军做生态里的社交电商,其初衷或许是为其社交电商生态提供新的流量源泉,但是实际上,却因为其高速发展而丢掉初心,各种问题也接踵而至。而芬香如何在众多社交电商产品中得以生存乃至发展,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旧瓶装新酒,赚快钱的长期主义

成立于2019年的芬香算不上社交电商圈的老资历,但凭借与一些电商头部企业的战略合作的通行证,让微信为其一路开绿灯,也是羡煞不少同行。

可能正因为有了好出身,芬香从命名到后续的运营模式似乎都很随心所欲。芬香虽谐音“分享”也算扣题,但听上去实在很像美妆系产品,而营销战术则是满满的旧瓶装新酒味道。

因为芬香队伍里不乏微商的身影,直接套用分销玩法似乎最直接,而这群主力军对于“拉人头”早已轻车熟路,无非是将过往的某些品牌产品直接升级到系产品即可,不变的盈利模式,看似更加靠谱的产品体系,逐利的微商大军蜂拥而至。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外部导流带来的新增用户量相当可观,可在芬香的引流下,这部分人的留存率却成了大问题。

芬芳解决了“谁卖”和“卖什么”的问题,微信的畅通无阻成了最好的销售地点,微商大军们重操旧业,建群圈客看似也不违和,但和微商建群讲课、兜售产品一样,用巨额优惠券肯定能留住部分客户,但商家面对低价和高成本能支撑多久还得打个问号,而低价背后的商品品质也会是芬香能否建立良好口碑的关键。

近期芬香创始人在2周年来临之际公开表示,芬香在过去两年有很多赚快钱的机会,但芬香选择做长期主义者,希望能创造价值,把这份事业做长久。

关于芬香的长期主义,虽然符合行业诉求,但从芬香聚焦微商群体“拉人头”快速裂变分级营销到低价攻势,都透露出赚快钱的味道,对比提出来的长期主义,外界的声音更倾向芬香想坚持赚快钱的长期主义。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分销模式危机四伏

芬香目前有200多万推手,其中宝妈、大学生、导购,和因疫情而走到一起的餐饮业、旅游业老板和员工都开始聚集到芬香平台,这部分人群并非微商队伍主力,他们的上层是规模化运作的微商大军。

芬香不仅看中了微商群体的团体作战能力,还拉了很多其他社交电商平台的团队,还有一些在社交电商中沉淀下来的羊毛党团队。这三部分群体虽然分布在金字塔的不同层级,但他们共同的目标就是向上发展。

不难看出,芬香之所以可以迅速发展,是众多导购推手想利用平台的游戏规则大赚佣金的企图心。据了解,芬香的用户可以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注册会员、超级会员、导师、合伙人。

其中,注册会员只能自买省钱,超级会员才可以分享赚钱,提成比例是下级收入的20%;导师可以拿整个团队销售额的20%,且推广佣金比超级会员高80%;合伙人可以拿整个团队裂变超级会员销售额的25%,拿直属导师推荐收益的70%。在合伙人之上,还有超级合伙人,仅对合伙人开放。

其实芬香上的每一件商品都有明确标注推广收益,而成为推广会员必须创建一个超过50人的微信群或邀请30名粉丝才可以升级为并获取相应的推广收益。

之后的每个层级都有严格的晋升要求,核心指标就是团队的人数和活跃度。例如,同一款产品,超级会员卖出能赚10元,导师卖出就能赚18元,同时导师还可以从所有下线那里抽成20%。这样的层层分销体系,是典型的“无限裂变,团队多层级记佣机制”。三级是红线,政府鼓励直销这种新业态,但也严格限制层级,超过三级将会面临监管风险。之前的花生日记和云集皆因多级分销涉嫌传销面临整改。

如今的芬香,频频被传涉嫌传销,对外一直表示,他们不同于云集,没有收取门槛费,加入芬香无需缴纳任何费用,游走在灰色地带,但拉人头的晋升路径始终存在,涉嫌传销的嫌疑也很难彻底洗脱。

虽然芬香与恶性拉人头的典型传销模式最大的不同在于芬香是销售正常的商品,所以就算被查也是工商来查,也不会上升到刑事层面。

但芬香平台自身要赚钱是毋庸置疑的,给予各层级诱人的利益也不可能单靠庞大的流量数据,如果人力和业绩规模跟不上,芬香的金字塔必定会面临崩塌,虚增无消费意愿的人头确实好解决,但稳定各层级收入的销售额却是要真金白银的购买行为换来的。所以芬香的繁荣一定是建立在稳定的人力规模和销售额的基础上的,终究很难摆脱传销的厄运。

芬香用微商大军能守住底线吗?

从芬香目前线下推广策略来看,面对消费者是鼓吹芬香平台的省钱功能,例如宣称99%的商品都有隐藏专属优惠和返利,甚至还有很多隐藏1-5折高性价比的爆品、商家亏本冲销量等等,无非就是利用消费者的价格敏感收割一波新老客户加入。

另外一方面则是沿用微商拉代理的套路,神话芬香导师的收入,轻松收入过万的宣传确实让很多兼职小白蜂拥而至。实际上不管是芬香的优惠力度,还是导师收入,报喜不报忧的水分肯定居多。

实际上,商品本身的价值就存在一定的考量,而刺激消费、冲动消费的情况不在少数,不少消费者反映,美其名曰进了芬香薅羊毛群,最后是买了一堆不那么实用,且不知品牌的东西,省钱似乎仅仅成为一种过程。

这样的销售套路,商家最大的受益就是用最低的价格冲销量,让店铺升值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而微商群体的流量实则早已触及天花板,芬香的游戏规则固然对整体平移过来的微商团队是种种利好,但长此以往,要想进一步裂变,恐怕很难。

社交电商的存在,本应该是让合作商家降低获客成本,消费者通过朋友推荐或分享降低信息不对称成本,最终实现商家、买家、推广者三盈的局面。如果一味追求晋级和业绩的微商大军在社交电商重操旧业估计最终的受害者肯定还是消费者,芬香也会逐步流失用户。

结语:

总体看来,芬香在经过快速扩张之后,背靠投资方的独特优势已然日渐消耗,微商团体的裂变瓶颈、处处潜藏多级分销隐患的危机,都预示着芬香启用微商大军狂奔之后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日趋严峻。

而且,其用赚快钱的执行方案,去落地长期主义的策略,看似激进,却有一些自相矛盾。社交电商固然有着其增速凶猛、指数级扩张的天然特性,但是并不代表它就能一直用野蛮生长的方式,一往无前、克敌制胜。反而,在一些底层模式与商业逻辑尚未得到验证前,可能欲速不达。

而芬香能否守住初心,持续完成其战略目标与平台使命,并形成商家、消费者和推手三方共赢局面,可能是芬香在社交电商后半场突出重围的关键,而内忧外患的破局虽然急切,但仍有待观望。相比过去几年社交电商的风光无限,目前很多平台的发展也趋向平稳,芬香也不例外。

因此,原本有望在社交电商领域脱颖而出的芬香电商,业界人士都对其寄予了厚望,只是,其是否会真的践行长期主义,有朝一日站在行业的至高点?至少,芬香不会错失这样的入场机会。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