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洲环游记(三):人间胜境新西兰,AI孤岛or方舟?

来源:品途发布:05-07 11:13阅读:38原文链接
摘要:号称“史上最挤小长假”的五一假期结束了。

游走在人潮人海的街口,让外地来的旅行者始终感觉到踏实与安全的,一定少不了 “POLICE”标志与警察们的身影。当旅行者心满意足地回归日常生活,辛苦的守护者们也终于看到了喘息的曙光。

管理压力与警力不足的矛盾该怎么解决,可能是困扰所有旅游胜地的难题。被视作“灵丹妙药”的AI高科技、机械狗等等,面对熙熙攘攘的人头同样无能为力。出乎意料的是,一个看起来与AI很远的国家曾经交出过独一无二的答卷。

那就是南半球的沧海孤岛——新西兰。

2020年,新西兰国家警察总部打造出了一个人工智能警察Ella,作为与公众交流沟通的生活助理,被计划部署在全国各地的信息亭中。它可以为民众和旅游者提供许多常见问题的答案,来减少人类警察的工作量和大众的等候时间,此外还能接收诸如在逃犯罪分子举报等传统呼叫中心的业务。

在演示视频中,这个名叫Ella的数字人发音流畅自然,形象宛如真人,效果在全球范围内来看都是惊艳的。作为新西兰人工智能计划的一部分,警察数字人预算就达到了68万美元之多,其中包括AI算法、数字人3D成像技术以及其他服务。

提起新西兰,普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爸爸去哪儿》等综艺中曾出现的、美得心醉的旅行圣地,森林、草原、湖泊、火山、冰河、珊瑚礁……这片现代人类最晚定居的土地,是大洋洲自然风光最美丽的国家之一,在全球AI产业版图中也显得格外孤独。和北美、欧亚等大陆相比,新西兰在人工智能上的投资活跃度与基础设施建设都相对迟缓。

自然学家大卫·贝拉米(David Bellamy),将新西兰称为“摩亚方舟”(Moa's Alk),因为这里与大陆板块分离,许多原始的动植物得以在孤立的环境中存活和演化。

没有人知道,新西兰会不会孕育出“AI方舟”。但可以肯定,一种主流视野之外的AI产业,正在这里悄然生长。


AI for people

今天提起AI热潮,产业界总会有意无意地回避无人化和自动化趋势,给劳动力市场带来的现实冲击与潜在的结构化问题。

被AI替代的劳动者该如何转型,将伴随漫长的阵痛与探索。这几乎是全球AI热土都面临的问题,但也有例外,比如一个人口从来就没有多少的国度。

对于新西兰来说,并不需要考虑“AI取代人”这种伦理包袱,500万左右的人口总数,随着农牧工旅等产业的发展,存在大量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因此,加速建构AI和机器自动化系统,完成人们不想做的工作、弥补劳动力不足,简直是“天然正义”。

在这一背景下,像警察Ella这样的数字人很快就为新西兰社会所接受。比如疫情期间,新西兰的AI公司就推出了一个机器人,为世界经济论坛提供常见问题咨询等服务,保持线上交流的正常进行。世界首个女政治家机器人“萨姆”,也是由新西兰的软件工程师设计的,这位数字人能够在社交网站上与选民进行交流,回答关于选举相关的问题。

此外,要与邻居澳大利亚在产业经济上竞争,也促使新西兰必须不断引入新技术与机械,提升农林牧工等产业的自动化、少人化水平。

比如代表性水果奇异果,就有企业开发了解决方案,依靠人工智能来提升生产力,帮助种植者进行收成预测、种植规划,判断什么时候是收获作物的最佳时间等等,使每公顷水果产粮最大化,保证口味要求,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劳动力和其他运营成本。

在新加坡公园中引起不适的巡逻机械狗,也被新西兰AI公司AwareGroup与波士顿动力公司达成合作协议,预计为五家新西兰公司提供服务,用于检查建筑工地的进度并识别危险、远程操作等场景中。

新西兰的AI人本主义还体现在应用场景上。

新西兰人工智能论坛CEO艾玛•纳吉(EmmaNaji)就表示,人工智能技术可以被用来帮助解决新西兰面临的一些最大挑战和机遇。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数字医疗。

作为发达国家,新西兰拥有高质量的数字健康记录、不少IT互联网公司,卫生系统的数据治理和伦理规范也很成熟。此前,已经有企业在帮助医疗机构引入AI,实现行政流程自动化、诊断图像解释和云数据存储等业务。

疫情期间,新西兰颁布了严格的居家禁令,人们在家中独立生活的时间更长,也推动了数字健康的应用。数字技术会提醒他们服药,在跌倒时及时感应,并与护理团队沟通病情进展。

如何领导数字健康、实现医疗数据的标准化、打造可供人使用的AI 工具,也成为新西兰人工智能峰会讨论的核心。

显而易见,和硅谷等AI创新热土上“全面开花”,然后在无人驾驶、人脸识别、劳工关系、数字主权等多领域面临争议的推进方式相比,新西兰的AI更聚焦,所面临的阻力也会更小。


AI for earth

作为森林覆盖率达29%的“绿色王国”,提到新西兰的AI,也无法忽视大量以地球自然发展为根本的解决方案,拥有多维度的AI环境保护实践。

AI企业SapienX,提供基于 AI 的解决方案,帮助新西兰能源提供商 (ESP) 消除碳废料,节省成本,并达到减少碳排放的全球目标。

微软与气象平台NIWA合作,采用新西兰的历史气象观测数据,训练AI算法对气象变化的洞察力。

MAUI63.org则用AI驱动无人机自动发现并跟踪赫克托的海豚,将海豚的位置数据与当地的渔船共享,保护海豚免受捕鱼者、气候变化和其他事故的伤害,极大地帮助阻止海豚濒临灭绝的危局。

个人对环保的重视,也激活了AI商业潜力。

比如哈里森能源解决方案公司使用AI计算屋顶太阳能值,就是用来帮助居民合理安装太阳能设备,在节省家庭能源资费的同时,也完成了清洁能源的扩展。

具体来说,是利用激光雷达生成详细的数字模型,显示整个城区的太阳能潜力,让居民可以了解屋顶上最适合太阳能电池板的位置。根据热图的分布和强度,平台能够确定这些地区发电潜力的年估计值。

2018、2019年的新西兰人工智能论坛,仅有500多名参会者,还达不到一个大型发布会的规模。将如此多的精力放在环境保护中,有意义吗?功利地想,可以理解为这是新西兰为了自身环境与支柱产业的长期发展,所不得不大力投入的领域。但如果将视线放得遥远一点,何尝不是也守护着其他大陆上的人们。


AI for rules

几年前,人们很少能想到,AI技术离开实验室并征服人类社会,会如此所向披靡、一往无前。这一趋势也给全球的监管者与规则制定者带来了压力和挑战,就好像科幻小说突然变得非常真实,没有人真正知道该怎么做,人类和AI相伴的旅程几乎是在监管真空中展开的。

随后,便是疯狂地制定规则,决心控制人工智能创新,北美、欧洲等地区都制定了严苛且令人费解的规则。

正如欧洲委员会人工智能特设委员会(CAHAI)最近发布的可行性研究指出,有许多规则适用于人工智能的某些方面。然而,其中一些法律条文早于人工智能的出现,因此只能间接地解决人工智能提出的挑战。

不能不管,又不能管死,迄今为止,国际社会都没有在AI规则与细节上达成普遍共识。

提到这个现实,是因为新西兰远离大陆,也产生了第三种监管理念。

在新西兰人工智能论坛上就认为,一开始只需要制定模糊、一般原则的规定,等达到限度后再制定更具体的内容,这样会让规则更容易被执行。

另外,现有的一系列规则造成了过重的监管负担,更少、范围更广的协调型规则更容易识别和遵守,而不是各个地区各自有许多不同的规则。

而且,新西兰倡导自下而上的软法律自律举措,即由人工智能开发者和其他利益相关来自我监管,从源头上推进负责人的AI开发与数据使用。比如目前新西兰提供了一个线上平台,用户可以报告数字人产品中令人反感的内容。

至少目前看来,新西兰的AI会让人开始思考,换一种产业土壤,技术的果实是否会有另一种特殊的风味,值得重新认识一次。

AI的新西兰之行,也解释了旅行之于人的魔力。

五一假期就要结束了,无论出发或者未出发,更重要的是,永远对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充满好奇、渴望探究。

费尔南多·佩索阿只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他认为,有些人航游了每一个大洋,但很少航游自己的单调。

旅行,可以是抵达地球上一个遥远的目的地,也可以是一次颅脑内的自我更新,一次避开人海、与脑极体相伴的思维奇旅。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