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人口下降,人们更应该关注什么?

来源:品途发布:05-06 12:53阅读:46原文链接
摘要:每十年一次的全国人口调查,是中国社会变迁的重大注脚。


可是,原定于2021年4月上旬公布的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却迟迟没有公布——对此,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表示,因统计工作量太大,只能延迟公布。


不过,数据一日不出,人们的猜测便一日不停。以至于谣言四起。比如,某外媒便指出:中国人口正经历1949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已经跌破14亿,并被印度赶超。


舆论风波过大,终引得国家统计局在4月29日发布通告:2020年,我国人口继续保持增长,具体数据将在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中发布。


自然,造谣者其心可诛。



不过,人们在讨论中国人口是否陷入停滞,以及对此巨大担忧,只因:人口是一切的核心。


人口问题既是家事,更决定国运——环顾世界,日本前首相安倍把少子化视为国难,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俄罗斯的命运和历史前景取决于人口。


某种程度上说,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数次经济腾飞,来自开放的红利、政策的红利、发展的红利,但最关键的还是人口红利。可以说,人口的拐点往往就是经济的拐点。


正因如此,此时整个社会,乃至世界对中国第七次普查人口数据如此之敏感,实际是问:中国人口假如真出现下滑,人口红利消失的中国经济会不会丧失竞争优势?


可有趣的是,截然相反的担忧三十年前已经存在——建国后第一批婴儿潮出现,整个社会对人口爆发式增长产生了不亚于今日的恐慌——但结果是,中国通过计划生育等各类手段有效的控制住了人口增长。


可以说,受视野局限,不同时期的社会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担忧。不过,比起不确定的未来,人们更该思考严峻的当下:如何才能真正减轻人口问题对整个社会的影响?


事实上,中国人口基数大、存量大是既定事实,而从长期来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中国人口将一定下降,这是必然规律。



但是,中国人口危机的降临速度和规模,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要快、要大。中国既面临人口总量即将见顶、远期将急剧萎缩的总量危机,也面临人口少子化老龄化日益加剧的结构性危机。


怎么办?


近年来围绕以上问题,大致有三个类型的观点:


第一是等待人口自然更迭,以时间换空间。建国后最大的一批人口,便出生在1966年-1973年出生,总数约3.1亿。因此,有观点认为:只需待这批人百年之后,中国人口便会出现真正的下——但问题是,缓解与崩溃,没人能肯定谁将先来。


第二个观点即放开生育,鼓励多生多育。中国人口金字塔上层基数太大,那便从下层拓宽:近年来,从正式开放二胎,到现如今三胎政策开放呼声渐高,正是此种观点的最好印证。


但是,实际效果却不甚理想——在刚放开二胎头两年,中国人口出生率确实得到了很大提升,可到了2016年以后,中国新生人口数量一路下滑:2017年出生人口是1723万,同比下降63万;2018年出生人口是1523万,同比下降200万;2019年出生人口是1465万,同比下降57万。



第三种观点,则要求拉长工作时长。近年来有不少专家建议,先缩短学生的学习年限,再延迟人们的退休年龄,一短一长之间,中国人工龄可持续上升,进而减缓中国老龄化带来的用工慌。


但笔者认为,以上三类观点实则是“扬汤止沸”,藉由表面问题去解决问题,势必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在麦肯锡的方法论中,有一条核心:从零开始,从零解决。


即:要解决什么问题,一定要搞清楚问题是如何产生,根源在于何处?


事实上,老龄化、少子化是当下人口问题的重中之重:一边是出生人口的快速下降,一边是死亡人数的持续上升(中国死亡人口一直在增加:2019年死亡人口已接近1000万)。


可以说,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刻。如果,现阶段社会仅从“口头”上支持年轻人生育,或是横加指责年轻人不生孩子,这些都是毫无意义,且不负责任的做法。


那么,中国少子化的根源在哪?


笔者认为,起码有四个层面的因素影响巨大:一是世界产业链迁移与生育政策的影响,二是高房价与公共资源的不足,三是家庭效用的弱化,四是个人观念的影响。


1.世界产业链迁移与生育政策的影响。


实际上,东亚各国自二战后相继进入一种快速增长阶段,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欧美积累上百年的工业技术迅速转移到了东亚,从而让东亚各国的经济、医疗、教育等在短期内得到了迅速提升。


但是,先前东亚各国保持多生多育的生育习惯尚未改变,因此,在社会各项条件都得到飞速提升之时,这些国家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婴儿潮。随即,各国开始政策调整,限制生育。最终,难免导致人口暴涨暴跌。


昨天的因,促成今天的果,人群和国家都需要还历史的旧账。


2.高房价与公共资源的不足。


“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此类夸张的说辞其实具有一定的道理。


中国经济发展在一定阶段内曾以房地产为龙头,实现了跨世纪的腾飞。这无疑是举世瞩目的成绩。但辩证法永远告诉着人们,事物是有两面性的。


现阶段,面对高企的房价,中青一代生存成本急剧提升。假设个人收入恒定,那么住房开支持续提高,势必将压缩个人其他开支的比例。此时,生育开支也将被进一步压缩:生不起、不敢生、养不起——当代中国少子化问题,其实就是房价过高的问题。


可以说,高房价既抑制了生育,又打击了教育;既抑制了消费,还打击了养老。此外,包括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的不足,也导致其个人开支大幅度提升,更进一步压制了年轻人生育的欲望,也是阻碍人力资本提升的关键。


3.家庭效用的弱化。


从经济角度分析,家庭的组成实际是一种生产方式。



可是,从农耕时代到工业时代,再到信息时代,伴随着企业、政府、各类社会组织的逐渐成熟,对于家庭资源配置的争夺也在加剧。如今,企业是社会财富最大的创造者。相形之下,家庭这一生产人口的唯一单元,就势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缩。


“一切为了工作”的背后,实际导致家庭成为附庸。夫妻之间沟通减少,父母与子女之间陪伴减少,带来的不仅是家庭问题,更是对未来人才教育缺失的问题。


4.中青一代个人观念的改变。


事实上,近年来社会正隐隐出现一种倾向:“一个人生活,要比两个人生活潇洒得多。”



这绝非空穴来风。婚姻的组合要求两人筹划未来计划,但是现阶段,很多年轻人不再考虑将来,甚至连明年都不想考虑:在生存压力逐渐攀升的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奋斗不如躺平的观念不胫而走。


为何如此?消费主义是一个推手,但深层原因不过以上三点。


正因如此,在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迟迟未出的时候,人们与其讨论人口是否会下滑,或者去担忧人口下滑将带来何种问题,不如再度回到问题的根源,去多问几个为什么。


比如,所谓人口的红利,是谁的红利?


比如,艰苦奋斗的动因不过为了明日不再艰苦,可是,如果艰苦之后还是看不见头的艰苦,那么,艰苦奋斗为了什么?


比如,假设艰苦奋斗的方法方式没有错,那么,胜利的果实为何没有分享到众人手中?



这些,都是极为微妙的问题。但,这也是时代留给今天的中国,最值得关注的问题。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或不实报道,请联系站长删除。【联系我们】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