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寡欢”张朝阳

品途07-25 11:56阅读:39作者:Robot
摘要:搜狐还需要方向。

 

  编辑 | 于斌

  出品 | 于见(mpyujian)

  19年前搜狐刚上市时,谁也想不到那就是张朝阳的“人生巅峰”了。作为国内互联网行业最早的精英派“大佬”,搜狐在那个年代的市值就达到了40亿美元,张朝阳也足够“意气风发”与“精干强势”,离后来的“郁郁寡欢”形象还很远。

  经历了初期的人生巅峰、互联网各领域商业布局的起起伏伏之后,搜狐现在已经离开了互联网大厂的主流名单。边缘化的地位之外,是在大佬圈中更边缘化的张朝阳,现在的他留给外界的形象也不再是过往的朝气、洋派、精英感,更多的是一张沉默寡言的“大叔脸”。

  截至2019年7月19日收盘,搜狐的市值只剩5.07亿美元,对比同样在互联网巨头夹缝中艰难前行的新浪,搜狐的市值竟然连新浪的零头还没到。

  于是近年来,张朝阳越来越频繁地亲身参与到对公司主营业务的推动中,“变”成了他不断谋求“破局”的主要动作。

  上个月,张朝阳“高调”地对外发布了搜狐旗下在社交领域的新产品“狐友”,他说“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是搜狐的未来”,但没曾想,正式上线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狐友就经历了“下架一周”、“炒冷菜”、“产品体验与社交生态堪忧”的种种质疑,狐友主推的“用户平等”与“隐私”等卖点并未在SNS领域掀起任何波澜。

  就像过去张朝阳亲自参与力推的每一款产品那样,狐友的表现似乎也并不能让张朝阳开心起来,他好像还是要继续这么“郁郁寡欢”下去。只是这一次,行业地位与话语权逐渐边缘化的现实已经让张朝阳的“心情波动”很难再引起舆论的大范围关注了。

  意气风发时期,他是第一代互联网大佬的理想形象

  新生代的互联网用户们可能很难想象,现在看起来略显沉默寡言的张朝阳,在创业初期可是国内互联网大佬中的“偶像级”人物。

  “高考状元”、“清华大学、麻省理工高材生”、“博士后学历”......在创立搜狐之前,张朝阳已经远远地走在了大多数同龄人的前面。作为中国初代互联网创业者中学历最高、光环最盛的一位,张朝阳将他的成功延续到了事业领域。

  1996年底,张朝阳怀揣着从自己的美国教授、被称为“互联网圣经”的《数字化生存》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那里筹集而来的22.5万美元“巨款”回国创业,想想马云在创业初期集结十八罗汉也才“砸锅卖铁”地凑到了50万元人民币,马云相比于张朝阳来说倒是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创业初期,张朝阳经历了短暂的“阵痛”之后,在1998年2月正式推出“搜狐”,作为当时的“中国互联网第一品牌”,搜狐在创立第一年就获得了美国英特尔等公司的两百多万美元融资,飞速发展之下,张朝阳本人在当年10月份就获评美国《时代周刊》全球50位数字英雄之一。

  现在来看,张朝阳创业初期所取得的成就几乎没有人能够再次复制,我们很难想象一家成立8个月的公司就能获得海外巨头的大额融资,同时企业创始人还能获得西方主流媒体的认同。

  之后,搜狐不负众望地成为国内最早的互联网巨头,在坊间流传的故事里面,那时的BAT们不仅尚未成立,大佬们甚至都还视张朝阳为“偶像”。马云的阿里巴巴要在搜狐成立的一年之后才正式成立,李彦宏也要在一年之后才回国创办百度,马化腾那时还是张朝阳深圳演讲中的一名普通听众,他在听了张朝阳的创业故事后倍感振奋,不久之后才做出了QQ的前身OICQ。

  中国互联网早期的历史进程中,搜狐占据过半。在企业发展的早期,搜狐倒是也对得起它所拥有的行业地位。

  2000年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的“发端”,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流量入口级的产品,新浪、搜狐、网易成为那个时代风头最盛的三股力量。

  2000年4月,新浪抢先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互联网公司;6月,丁磊带着它的网易成功上市;7月,张朝阳带领搜狐成功上市。

  拥有先发优势的搜狐被新浪、网易抢先登陆,这在当时虽然没有影响到搜狐“三大门户”的行业地位,但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可能就埋下了张朝阳和搜狐之后“折戟沉沙”的隐患。

  多年后,张朝阳曾经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1998年搜狐火起来后,因为‘我的商业计划流出’,导致新浪一下崛起了”,直接的结果就是1999年新浪得以崛起,并在规模上超越搜狐,这给过去一向顺风顺水的张朝阳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好消息是,在张朝阳的努力下,搜狐最终得以及时迈入资本市场,以新浪、搜狐、网易为代表的三大门户网站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一代巨头。与现在的BAT一样,三大门户网站在当年的全盛期也进行了全盘的战略扩张与业务渗透,虽然最终结果是它们的行业地位被BAT所取代,但过往的积淀还是让新浪、搜狐、网易三家在如今BAT独大的国内互联网格局下依然有着掰一掰手腕的实力。

  但对比过去如日中天的三大门户,张朝阳和它的搜狐却“跌得最惨”。

  截至目前,网易的市值为311.94亿美元,新浪的市值为28.13亿美元,搜狐的市值为5.07亿美元,三者的差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天壤之别”了,更遑论与BAT之间的比较。

  盈利水平上,网易凭借着游戏等业务领域的稳定发展,在2018年实现总营收89.67亿美元,净利润为8.93亿美元;新浪凭借新浪微博的“坚守阵地”,在2018年实现总营收21.08亿美元,净利润为1.26亿美元;而搜狐在2018年的营收为18.83亿美元,净利润为“负”1.6亿美元。

  显然,从各个维度上来说,搜狐都已经全面“边缘化”。

  门户时代,在感受到了新浪、网易的竞争压力之后,张朝阳不断祭出门户改革、再造门户的大旗,甚至他还是在行业内率先提出要拥抱自媒体和智能推荐的大佬。但从结果上来看,搜狐旗下已经没有一款可以称之为强势的产品,门户动荡、微博失败、新闻客户端萎靡、新兴业务条线脱离掌控......在每一个主营业务领域,搜狐都面临着相关行业巨头们的竞争。

  搜狐新闻客户端、搜狐视频、搜狗、畅游曾经的确是给搜狐带来过“回光返照”,但现在看来,搜狐还是继续着过去以往的“全线失利”境地。

  对于商业生态没有构建完整、核心产品未能突围而出的搜狐来说,即使现在又重新押宝以狐友为代表的SNS领域,它还是缺乏先天的发展优势,未来很难说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在过去拥有各种优势的背景下都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张朝阳现在又能靠什么来把狐友推向“成功”?

  起于门户、败于社交,张朝阳的“不可言说之痛”

  为什么张朝阳对狐友这款略显“姗姗来迟”的社交产品那么重视?究其根本,可能是因为过去社交领域的失败对他来说太过“刻骨铭心”,以致于张朝阳想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在搜狐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张朝阳曾经有许多次的机会可以通过“社交”来把持中国互联网的未来风口。

  初创期的马化腾曾经想要把QQ以50万元的价格卖给张朝阳,但张朝阳却十分不看好,还说,“你这东西我找几个大学生,不超过3个月,做的比你还好,所以根本就不值50万”。现在的马化腾已经凭借QQ的成功一手创造了腾讯的社交帝国,而此时的张朝阳只能“肠子都悔青了”。

  2010年,新浪微博正式上线,同样看好微博社交领域的张朝阳也在同年推出了搜狐微博。这一场微博大战同样是搜狐在社交领域的一个重要机会,但张朝阳依然没能把握住这次风口。

  新浪微博的全面进攻之下,搜狐微博却未能引起张朝阳足够的重视,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在这场微博大战之中,搜狐微博、腾讯微博等都沦为“炮灰”。

  QQ、微博之后,同样的结果似乎又将出现在“狐友”身上,这款筹备了2年之久,被张朝阳称为“认真、仔细打磨”的产品,却被业界普遍质疑为缺乏竞争力,不仅产品特色上未能引起足够的用户关注,甚至在上线几天之后就遭遇“下架”。

  从产品本身上来看,狐友完全没有深度打磨了两年之后该有的样子,它所标榜的“极简设计”甚至更像是十年前的新浪微博。很多过去被新浪微博抛弃的功能,狐友把它们当成卖点。这样的一个狐友,真的能够担当起搜狐在社交领域“崛起反击”的重任吗?

  畅游、搜狗、搜狐视频的短暂成功,更像是搜狐的“回光返照”

  对于张朝阳来说,他在这些年里当然也不是全盘的操作“失败”,以畅游、搜狗、搜狐视频等为代表的“成功”曾一度让张朝阳回归主流视线。

  通过重用王滔造就了如今的畅游、通过重用王小川造就了如今的搜狗,从结果上来看,畅游和搜狗成为搜狐系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亮点。

  但就这两个亮点,对于张朝阳来说也有着更多的“痛楚”。

  2007年,搜狐畅游凭借《天龙八部》游戏获得巨大成功,并在2009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一时之间,张朝阳重新站回国内互联网的C位。但此后的畅游却“停下”了发展的脚步,随着后来腾讯、网易在游戏领域不断推出为数众多的“国民级”游戏,畅游在游戏领域逐渐被拉开差距。以2018年的数据为例,这一年度腾讯游戏实现营收超1200亿,网易游戏收入在400亿左右,但畅游却只有26亿左右。

  一直到今天,搜狐再也没有推出过另一款像《天龙八部》这样得到大量用户关注的游戏产品,这让畅游的持续运营能力遭受了业界的普遍质疑。对于现在的畅游来说,它更多是“自身难保”,所以张朝阳完全没有办法依靠畅游来实现“翻身”。

  再来看看搜狗,在经历了初期的风光之后,搜狗现在也迈入了发展的“瓶颈期”。不过,瓶颈不瓶颈对于张朝阳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现在的搜狗是名副其实的腾讯系,背靠着大股东腾讯的它,与张朝阳的关联已经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大了。

  现在的搜狗正在搜索+人工智能领域不断布局,不过搜索上一直有百度这一座大山压着,即便获得了腾讯的全力支持,它在市场占有率上的提升也仍然不明显,人工智能领域目前更是缺乏搜狗的声音。对于搜狗来说,未来仍然任重道远。

  畅游、搜狗“迷途”之外,张朝阳原本还拥有着搜狐视频这一张王牌。

  早年重金购买大量优质美剧版权、押宝自制剧的搜狐视频,曾经一度是国内最受欢迎的在线视频网站,当年各种美剧以及《屌丝男士》、《法医秦明》等网剧的热播让搜狐视频的发展一片向好。

  但很快,爱奇艺背靠百度、优酷背靠阿里巴巴、腾讯视频背靠腾讯,在BAT的夹击中,国内在线视频网站迎来“优爱腾”的“垄断”,搜狐资金捉襟见肘之下,只能走走小众路线、艰难存活。特别是在2015年各家头部平台纷纷发力扩张版权、付费会员之下,张朝阳误判形势选择反其道而行之,这直接导致了此后搜狐视频的迷失。

  张朝阳和他的搜狐已经远离中国互联网中心多年了,从2012年赵朝阳因为抑郁宣布闭关开始,搜狐已经在移动支付、社交、O2O、直播、短视频、新零售等大量风口领域错失机会,现在的他虽然想要重返社交中心,但却未能成功地掀起多大波浪。

  对于现在的搜狐来说,其四大主营业务的发展态势都不太乐观。游戏业务上,畅游目前正面临主力游戏产品匮乏的境地,未来很难说它能与腾讯和网易构成正面的竞争;搜索业务上,搜狗目前面临着百度和360的全面加码,未来想要突围而出也很难;搜狐视频逐渐在主流视频平台边缘化;搜狐新闻存在感堪忧......现在的张朝阳虽然重新“出关”,但结果显然不尽人意。

  2008年,张朝阳早早地开启了“退休”模式,看书、听音乐、瑜伽、登山、跑步是他日常生活的重点,但搜狐却在高管们的打理下“日薄西山”;2010年,张朝阳看不下去了决定复出,宣称要“再造搜狐”;2012年,因抑郁症的困扰,张朝阳再次“闭关”,2013年又重新复出;2016年张朝阳说“搜狐要在三年内重回互联网中心”;2018年张朝阳又一次高调地说“自己回来了”。

  这有点像“狼来了”的故事,只是在张朝阳的多次往复之下,中国互联网江湖早已变了天,腾讯、阿里巴巴两家独大,众多新兴风口巨头强势发展,与张朝阳同岁的马云宣布在今年退休,而张朝阳自己,却要继续在郁郁寡欢的状态下,推动搜狐进行持续的“回归”尝试。

  搜狐真的能再次回到国内互联网的中心吗?让我们继续等待张朝阳带来的答案。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