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业风头正盛 爱彼迎中国区业务增3倍

品途04-20 16:35阅读:145作者:Robot
摘要:短租市场的活力已经在2018年彻底展现,预计还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2019年Q1,爱彼迎中国区业务增长近3倍。目前,爱彼迎在中国的13个城市上线了Plus房源,上海是爱彼迎Plus全球十大市场之一,计划在2019年推广至30+城市。QuestMobile发布的1、2月数据显示,爱彼迎iOS和安卓的中国本土月活用户量超过其他中国本土民宿平台。爱彼迎中国区总裁彭韬表示,预计2020年中国成为爱彼迎最大客源国。

airbnb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Airbnb成立于2008年8月,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市;2015年8月,Airbnb进入中国;2017年3月Airbnb公布中文名“爱彼迎”。

正式入华后,爱彼迎并没有马上开展中国本土民宿的布局,而是先将目标用户定位在年轻的出境游旅客上。利用在其他国家已经积累发展得相当​成熟的民宿产业,加大中国年轻人群对民宿的认同度,然后再进行中国地区房源的开拓。

到了2018年,认为时机成熟的爱彼迎开始在中国市场发力。3月,推出了优选房源体系Airbnb Plus,向房东推出了标准化服务的要求,同时成立了爱彼迎房东学院。10月,爱彼迎微信小程序上线。11月初,调整中国区服务费率,推出了新的服务费模式:房客的服务费率从平均13%下调为0,房东的服务费率从3%上调至10%。

一整年的高歌猛进,给爱彼迎带来了巨大的成长。2019年,最新估值达到310亿美元的爱彼迎终于将IPO也提上了日程。

airbnb实现快速增长的秘诀

从15年就开始进入中国的Airbnb,到2017年10月为止,在中国有 12 万套活跃房源,而小猪为 20 万,蚂蚁短租则为 30 万。为什么在长时间的不温不火的运营之后,可以实现一年之内这样爆发式的增长呢?

第一,市场进入增长期,国外自由行的流行趋势进入中国。在Airbnb在国外民宿市场开疆拓土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国内公司看到了中国这一市场空白,小猪短租、途家、住百家、蚂蚁短租、榛果短租等“中国版 Airbnb”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并且吸引到了资本的注意力。但当时人们被携程、飞猪等 OTA 平台多年培养起来的习惯并非在短时间内可扭转,市场开发程度极低。而经过airbnb长时间的深耕细作,才在18年获得了用户需求的暴涨。

第二,与传统酒店业目标用户重合度不高,实际竞争并不激烈。起初人们以为,airbnb的商业模式一定会挤占传统酒店业的市场,与已经相当强大稳定的酒店业形成竞争。但事实证明,两者所能满足的目标用户的目标需求实际上重合度很低,民宿短租平台的发展并没有遇到酒店业的强大阻力,酒店行业也没有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第三,多年深耕的积累,使得airbnb名声在外。短租这个市场门槛相对比较高,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用户复购次数多,比Uber为首的共享出行市场竞争冷静多了。而且,爱彼迎拥有全球范围内的先发优势,发展自然会容易许多。

第四,优秀的营销活动,让爱彼迎的品牌深入人心。爱彼迎鼓励旅行者分享自己的故事,在哪里,吃的怎么样,住的怎么样,跟房东有什么样的故事等等。同时,爱彼迎也会第一时间在微博以及知乎等平台上分享这些故事,与用户展开互动。

另外,爱彼迎十分热衷于举行各种体验活动。比如品牌活动“奇屋一夜”,就邀请旅行者入住过世界最著名吸血伯爵的古堡——罗马尼亚布朗城堡(Bran Castle),并且请了吸血鬼小说《德古拉》作者Bram Stoker的曾侄孙戴克Dacre Stoker陪你过节。还有水族馆的鲨鱼屋子,《哈姆雷特》背景地的克伦堡,球星凯里欧文的“Kyrie”之家,各种各样你想像不到的房源。

2018年趁着春游出行季,爱彼迎又推出了“去过,没玩过”品牌活动,由当地有趣又有故事的房东带你重新认识一座城市的特色,住进不一样的“家”里。爱彼迎的营销攻势迎合了年轻人的胃口,也为他们提供了美好的民宿初体验。在打响品牌知名度的同时也为这一行业添砖加瓦。

国内民宿市场发展展望

通过对民宿市场现状分析,80/90后消费者占到总比例的70%以上,其中女性与高学历消费者居多。预计到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过600万套,房客数将超过1亿人;行业并购重组步伐将加快;民宿与其他旅游产品整合深度将加深。虽然市场一片火热,但应注意的是中低端短租市场,尤其是旅游业不太发达的一些地区的中低端市场,已经有供大于求的现象,有市场饱和的趋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小猪、木鸟、途家、爱彼迎等多家平台在2018年都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发展。其中,在国内拥有先发优势的还是途家、小猪两家平台。爱彼迎发力较晚但立足于在其他国家的多年深耕,也拥有强大的后继动力。相比之下其他平台的竞争力则稍有不足。

线上短租平台太多太杂实际上是不利于行业发展的。一些平台出于竞争需要,降低验房标准,一些资质不齐,实际装修与图片不一致的房间入驻到他们平台,在用户间产生了极不好的影响。而在房东的角度,为了提高曝光率和排名,往往不得不支付额外的广告费用,为了减少成本,许多房东都在进行线上预订退款进行线下支付的违规操作。

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平台收不到手续费,只能在广告上做文章。这样循环下去的结果是平台广告费越来越高,房屋质量却越来越差,对整个行业都是不小的伤害。所以,平台间的并购和重组可能会在这样的背景下加速,从而实现规模上的发展,以求在市场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

目前来看,虽然民宿产业门槛相对较高,但对于一些互联网巨头公司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资本总能被巨大需求所驱动。反而更令玩家们需要关注的是,自于飞猪,携程等OTA平台的外部威胁,以及它们是否会入场参与其中。因为他们本来就一直有提供短租服务,只不过是作为自己业务的补充,此时入场虽然拿不到什么先发优势,也没赶上这波行业扩张浪潮,但多年的行业经营早已他们积累了相当多的行业资源,能量依然会比其他平台要大,因而会是变数。

短租平台也有发展困境

在爱彼迎走进来的过程中也遇到过许多问题,包括客服问题、支付宝盗刷问题,房屋被损坏问题等,都影响过它在用户中口碑。更不必说一直没闲着的竞争对手,包括同行和非同行。对应的,小猪短租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面临着许多相似的问题。而除去这些偶发性问题,还有更多的大困难在等着各个平台解决。

首先是房源问题。认同民宿理念的多半是年轻人,而这群人恰好又是最不可能有自己房子的,于是就催生出一批“二房东”,他们租下地理位置不错的公寓再转租给游客。还有些房东急于租出自己的房子,会把同一套房源同时上架好几个不同平台,却仍然标明闪订(可以直接下单付款入住,不需要询问是否有房源),就有可能发生客人付款后告知客人没有房源,耽误客人行程,影响平台声誉的情况。

其次是回本周期长。由于民宿成本居高不下,回本大都需要3~5年,独立的装修设计,注定了它无法规模化,增大了成本投入。但由于其高度依赖于景区特色的特点,同一区域内的民宿的设计和经营理念又趋向于同质化。对于大部分民宿经营者来说,并没有发挥出独立设计的优势。反而是缺乏交流与指导,成本投入加大的劣势暴露得更加明显。

另外,服务前专业。民宿经营者多为当地居民,服务接待人员也以家庭成员为主,由于没有受过系统的专业培训指导,整体素质不高,缺乏基本的服务技能和先进的管理经验,甚至偶尔还有环境污染,偷装隐藏摄像头等恶劣问题。对于使用者来说,遇到什么样的房东几乎全靠运气,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使用体验。

总的来说,短租市场的活力已经在2018年彻底展现,预计还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对于已经站稳脚跟的途家、小猪、爱彼迎们来说前景是光明的,未来是可期的,问题只在于如何挑战更大的市场。同时,留给小型短租平台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要么趁机成长得够大,要么只能被挤压甚至被吞并。在OTA平台市场缩小的局面下,飞猪携程等平台是否会选择入场还不好说,如果他们想要挤入,对于中小型平台来说挑战将会更加严峻。

文章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留言!